相关文章

冲床“咬”断七指 伤残民工待赔偿

    昨天下午,在三里河的一家小旅馆,记者见到了苏远松。他的70多岁的老母亲正在为他熬药。见到记者,这位老母亲不禁泪流满面。苏远松说,他是安徽人,今年28岁。去年10月31日,他被中安装饰公司聘为钳工,当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。11月11日,分管后勤的李厂长让他到厂部冲压车间工作。他提出的先培训再上岗的请求也没实现。 

    11月16日,他开始了第一天的冲压工作。开始他用专用工具非常缓慢地把铁片推进80吨的冲压床,而车间的组长却埋怨他使用工具效率太低,要求他用手直接推进去。他尝试着放弃工具用手推进了一块铁板,当他推进第二块时,由于动作迟缓,手被80吨重的冲压机压住,幸亏及时缩臂,手掌保住了,但7根手指的前端却未幸免。

    事故发生后,厂部将他送到医院进行了抢救。手术后,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凤玺告诉他,此事已报告了劳动局,至于赔多少钱,由劳动局来定。随后,公司将他安排在这家小旅馆的地下室,至今没给说法。

    中安装饰安装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凤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不管怎么说,失去7根手指是件令人痛心的事,公司也绝不会逃避责任。至于断指的过程,李先生说,他不想再谈事发的过程,对于苏远松构成工伤这个事实公司没有异议,公司正在等相关部门尽快解决此事,给苏远松满意答复。

    现在,苏远松用双手吃饭都成了问题,一直由70多岁的老母亲照顾。此事处理的结果,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。